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点击小程序即可加入“”微信小圈子,里面甚是热闹,就等您的加入了!!


社论:印尼反恐增添不安因素

2020年11月12日

自我流亡沙特阿拉伯的印度尼西亚强硬派回教领袖里齐克前天飞回雅加达,造成轰动,他的追随者和支持者挤满了通往国际机场的道路,导致交通瘫痪。(彭博社)


自2017年自我流亡沙特阿拉伯的印度尼西亚强硬派回教领袖里齐克前天飞回雅加达,造成轰动,他的追随者和支持者挤满了通往国际机场的道路,导致交通瘫痪,一些航班甚至因此受影响。


55岁的里齐克领导的“回教捍卫者阵线”,曾在2014年涉嫌诽谤国父苏卡诺,并质疑印尼建国世俗五大原则。他曾因破坏公共秩序,参与暴力两度入狱,也曾在2017年5月因亵渎回教入狱两年。


他也是2016年利用宗教势力搞垮雅加达特区首长钟万学的幕后黑手,导致钟的连任失败,最后还身陷囹圄。


如此高度争议性的宗教人物,在印尼“缺席”几年,影响力仍在,甚至有人认为,他应该领导这个世界上回教徒最多的国家。对印尼总统佐科领导的政府而言,这个极端回教组织领袖是回来添乱,接下来的安全形势堪忧。


印尼目前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人民的防疫意识却没有加强,怀疑冠病的存在,或认为这是一场大阴谋者大有人在。


检测能力弱、医疗资源落后、数据不可靠,都是印尼抗疫的大障碍。佐科几个月前亲自接过抗疫的领导工作,抗疫工作更加认真,但无法阻挡疫情的恶化。


在如此不利形势下,强硬派回教领袖的回国,马上在国内制造了紧张气氛,印尼反恐当局在多处进行逮捕,落网者包括“回教祈祷团”和“神权游击队”成员。


这位极端组织领袖的回国目的,可能是想趁当前抗疫工作面对艰难时刻,以及眼见佐科无法再寻求连任,而有所图谋,推进他的极端回教思想。


他在外流亡几年,势力和影响力不减反增,反映出网络穆斯林跨越国界的现象。


从全球的趋势来看,网络穆斯林的影响力比其他意识形态的网络社交平台更为可怕。钟万学就是网络穆斯林的受害者,他的竞选言论被歪曲,以致百口莫辩。即使是佐科的回教徒身份直到第二次寻求连任时,仍成为一个竞选议题。


欧洲最近陷入回教恐怖主义卷土重来的危机,法国和奥地利先后遭到袭击,说明极端恐怖主义的威胁不分国界,在欧洲更容易蔓延开来。网上社交媒体成为恐怖组织散播极端思想的温床,网上宗教仇恨一发不可收拾。


欧盟成员国已有计划加强合作,联手对付回教极端主义,包括授权各国政府查阅加密通讯和网上聊天的信息,并加重主机供应商管制恐怖主义和仇恨言论的责任。


对付网络上散播的恐怖主义,也就必须从网上下手,印尼面对的是双重挑战,一是,不利防疫工作的虚假消息,另一是,极端回教组织的宣扬暴力和反建国原则的言论。 


针对法国的极端回教徒恐袭事件,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最近在推特上,发表了同情和“美化”恐袭行动的言论,引起舆论讨伐,其推文虽有被断章取义之嫌,但身为政治人物在社交平台上更应谨言慎行,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在新加坡,自我激进化有年轻化的趋势,而且受网络穆斯林影响变得激进化的人更难接受改造,使得宗教改造小组的工作难度跟着提高。


作为印尼和马来西亚的亲密邻国,它们面对的安全危机也是新加坡的潜在危机,对两国反恐形势的任何变化,我们都应该时时警惕。(联合早报)



数千人欢迎在沙特阿拉伯

自我放逐后归国的伊斯兰领袖

2020年11月11日


人们在雅加达国际机场欢迎哈比比·利奇返国。他于2017年因婚外恋被控涉入情色丑闻而逃离。在按照防疫规定进行隔离之前,他宣布进行“道德革命”,但并未作出解释。



雅加达(亚洲新闻)- 伊斯兰守卫者阵线(FPI)臭名昭著的领导人哈比比·利奇(Rizieq Shihab)昨日突然抵达(雅加达)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此事引发了诸多问题和困惑。他结束在沙特阿拉伯自我放逐后返国,数千名支持者到印尼首都机场的3号航站楼迎接他。一堵人墙阻止了其他乘客进入机场,搭乘飞往国外的航班。


这个大都市曾经经交通拥挤且污染严重,尽管抗疫措施使行车量急剧下降,但哈比比利奇的支持者依然造成通往机场的道路大塞车。拥挤的人群中还有一些支持者因再见领袖的喜悦,对机场的公共服务造成了破坏。


为了遏制人流,确保公共秩序并防止进一步的破坏行为,当局已经部署——虽然有些延误——警察和安全部门。哈比比·利奇一下飞机,便立即前往位于西雅加达佩坦布兰区的家中。也有许多支持者在此迎接他,他们高唱口号和歌曲向伊斯兰激进领袖致敬。


在进入房子之前,他在人群中呆了几分钟,并向他们宣布促进所谓“道德革命”的计划。伊斯兰守卫者阵线领导人不愿就相关计划、具体意义和规模多做解释,表示在根据防疫规定结束隔离后再做商讨。


哈比比·利奇,反对前任基督教省长钟万学(Ahok)激进派的“战争”冠军,他因被控涉入情色丑闻,在沙特阿拉伯自我放逐近三年半。据称,他曾与一名女性发生了婚外情,他们的通话内容在不经他们“同意”的情况下被曝光。


在瓦哈比王国生活的期间,他多次谴责印尼当局阻止他返国。然而,国内有人将他的离国作为政治宣传武器,特别是2019年总统大选的竞选人,陆军将军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高级军官多次指责国家元首佐科·“乔科维”·维多多阻止哈比比·利奇返国,后者在竞选期间成为了一种“营销手段”,以吸引该国激进和极端政党的支持。


此举动却并没有帮助苏比安托赢得大选。现在,应等待隔离结束,才能了解伊斯兰守卫者阵线领导人的计划与方案。(亚洲新闻)



往期推荐

点击图片即可跳转原文阅读

求分享

求点赞

求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