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我们

点击小程序即可加入“”微信小圈子,里面甚是热闹,就等您的加入了!!



(北京) 陈浩琦 整理




国媒体2020年11月7日宣布拜登赢得总统大选后,印尼总统佐科也在第一时间向拜登和贺锦丽表示祝贺。

 

印尼海事与投资协调部长卢胡特

在“不确定状态”中访美


2020年11月17日,印尼海事与投资协调部长卢胡特在白宫椭圆办公室会见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女儿女婿。(下图)



卢胡特为什么在美国大选尚未“尘埃落定”的不稳定局势中决定与特朗普会面?

 

印尼媒体推测,卢胡特访问特朗普的目的是为印尼制定重要的经贸协议。

 

结果卢胡特如愿以偿,特朗普政府延长了印尼的普惠制(GSP)待遇。

 

在此次会谈之前,早已有传闻称,佐科总统拟派高级官员访美。

 

根据梭罗前市长提出建议,印尼政府雄心勃勃地准备建立大型锂电池产业。而据说,佐科派出的团队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会了面。

 

此外,佐科本人还提到,派往美国的官员还将促进《创造就业法》以吸引投资。


早前佐科威访美时与时任副总统的拜登会面。


虽然美国政府在更迭,印尼政府仍伺机利用特朗普的实用主义,使印度尼西亚受益。

 

芝加哥大学的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在其题为《失败的结局》(Bound to Fail)的文章中说,迄今建立的美国自由主义秩序可能不再适用。此外,地缘政治局势出现了美国的严重的挑战者,即中华人民共和国。

 

因此,美国变得更加务实。特朗普政府并不真正在乎民主和人权的往绩作为合作的先决条件。比如,当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访问美国时,特朗普政府愿意取消对此大印尼行动党主席的入境禁令。实际上,许多人权组织和激进主义者,反对美国政府邀请普拉博沃。

 

佐科和卢胡特都对印尼经济抱有很大的期待——吸引大量外国投资来发展。

 

尽管下一任美国总统可以废除佐科政府与特朗普达成的任何协议,佐科和卢胡特确实有必要利用特朗普的实用主义。

 

有媒体认为,印尼是在模仿以色列的战略。

 

卢胡特的美国之行和与特朗普的会晤可能是佐科政府的政治手段。这是因为,在美国两党政治局势不稳定的情况下,佐科政府必须平衡与两个美国政治阵营即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关系。



实际上,这种策略实际上来自以色列的游说团体。以色列在1948年美国总统杜鲁门承认以色列主权后不久,便出现了一个大型的以色列游说团体,即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

 

卢胡特在与特朗普会晤时也可能采用了类似的策略。佐科政府希望印尼与共和党仍保持良好关系。

 

从卢胡特会见美国两党政治人物可以看出这种平衡的策略。除特朗普外,卢胡特还会见了国家安全顾问、承认了拜登的胜利的奥布莱恩。

 

印尼媒体认为,卢胡特此举对于佐科政府至关重要,更何况共和党人仍然占据着美国参议院的多数席位。

 

工商界要求游说美国

给印尼贸易优惠待遇


此后印尼工商业联合会(Kadin)要求印尼政府游说美国,与美国进行谈判,以维持进口低关税待遇或普惠制(GSP)。

 

印尼工商联国际关系副主席Shinta Widjaja Kamdani解释说,谈判很重要,因为在世贸组织中,美国贸易代表(USTR)不再将印度尼西亚列为发展中国家。因此,他认为,印尼和美国需要发展其他方式来建立贸易优惠计划。

 

他在11月20日雅加达粮食安全峰会(JFSS)上说:“Kadin支持印尼和美国政府制定除普惠制之外的新的双边贸易合作计划。” 他提到,其中一项仍在讨论中,即“有限贸易协议”(LTD)。

 

他认为LTD可以为印尼的优质产品和出口潜力提供特殊的待遇,特别是在印尼和美国之间建立生产供应链时。

 

美国是印尼继中国、日本和新加坡之后的第四大贸易伙伴。印尼中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印尼与美国之间的贸易额在2018年达到286亿美元。


佐科威与蓬佩奥。白宫易主之后,佐科威及卢胡特需要调适与美国的关系。


印尼政府对拜登的期待


印尼迪波尼哥罗大学国际关系系讲师Mohamad Rosyidin认为,拜登可能是较稳重的领导人,他遏制中国的政策可能比特朗普的更坚定,中美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加剧。

 

例如,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拜登重申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是确保自由的国际运输路线。这标志着奥巴马发起的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再平衡”政策的回归。

 

但是,拜登的领导也将带来积极的一面,尤其是他对多边主义的承诺。优先议程之一是重新加入《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在特朗普时代,减轻气候变化影响的国际合作被认为不利于美国的经济利益。相比之下,拜登说,气候变化是“人类最大的威胁”。

 

在印度尼西亚,拜登的胜选受到了许多圈子的欢迎。他们乐观地认为,拜登将在多元化和经济问题上为变革带来积极的方向。至少从女副总统贺锦丽的选举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在争取美国穆斯林选票时,拜登还通过引用先知穆罕默德的圣训来,表现出对伊斯兰教的宽容态度。

 

一些党派认为,拜登当美国总统,印尼的经济前景将会更好。最近,市场气氛确实显示出积极的趋势。在美国媒体宣布拜登获胜之后,雅加达综合指数(JCI)上涨了3%。据报道,印尼盾兑美元的汇率也有所上涨。

 

财政部融资与风险管理总局(DJPPR)也指出,2020年11月17日的7个系列“政府证券拍卖“(SUN)获得了高达104.6万亿印尼盾的出价。该值是整个2020年的第四高出价。

 

财政部部长Deni Ridwan表示,对于新冠疫苗试验的成功以及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两者都对今天的SUN拍卖产生积极影响。”

 

但是,也有些印尼媒体认为,拜登的经济政策不会有太大变化,可能与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保持一致,拜登将集中精力加强国内经济。拜登在其官方网站上认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拜登的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政策将针对两个主要问题,即创造就业和基础设施发展。

 

保护主义显然对印尼等主要贸易伙伴国家有害。美国是仅次于中国和日本的第三大出口目的地,为印尼经济贡献了大量收入。即使这样,印度尼西亚实际上也不必担心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往的经验表明,尽管印度尼西亚对美国的出口价值有波动,但总体上相对稳定,即不受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影响。

 

印尼中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8月,美国进口印尼石油和天然气16.2亿美元,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进口国。


特朗普大势已去,不久前卢胡特访美时,他答应的对印尼优惠政策,拜登是否萧规曹随,印尼人有点担忧,也对拜登寄予期望。


小心拜登的再平衡政策

给印尼带来麻烦


印度尼西亚可能需要提防的,是美国在印太地区,特别是在南中国海地区的“再平衡”政策的回归。拜登本人表示,他的外交政策将涵盖包括印度尼西亚在内的民主国家。这意味着美国将再次与印尼接洽,以加强其在该地区的实力。这肯定会给中国造成威胁,造成南海冲突的恶性循环。反过来,这种竞争可能会威胁印尼的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

 

拜登胜选并不一定给世界和该地区的和平带来希望。印度尼西亚必须更积极主动地建立更稳定和适应性更高的安全架构,同时防止美国(也防止中国)在印太地区的统治。

 

2020年11月8日detikFinance报道称:拜登的胜利将减轻美中之间的贸易战紧张局势,这将提振商品价值和全球金融市场稳定。这种状况将有利于印度尼西亚的出口和汇率。

 

致同(Grant Thornton)印尼执行合伙人Johanna Gani在11月8日的声明中表示:“拜登的获胜预计将给美国带来积极的影响,因为美国将在未来四年内采取与现任政府不同的经济政策。”

 

即便如此,贸易战紧张局势的缓和可能会减少投资者在中国的计划,将工厂转移到其他国家,但并非不可能存在直接投资流动受阻的风险。

 

他说:“预计由于2020年贸易战和新冠疫情引起的经济不确定性将很快恢复,印尼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将保持稳定并朝更加积极的方向发展。”

 

声明中解释说,拜登的胜利将对改变以贸易战为中心的世界经济格局产生影响。这场贸易战间接地抑制了包括印尼经济在内的世界进出口贸易的表现。

 

印度尼西亚经济协调部长艾尔朗加·哈塔托(Airlangga Hartarto)在11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希望美国的新领导人能够让印太地区保持平静,以便维持经济增长,并实现国家和地区的乐观。如果印太地区安全,那么东盟地区将是安全的。”

 

据他说,对于印度尼西亚来说,政治确定性和稳定非常重要。艾尔朗加还谈到了中美在维持安全和地缘政治稳定方面的作用。

 

他说,“对于印度尼西亚来说,政治确定性和稳定性很重要。在该地区,中国和美国的地缘政治很重要。我们国家需要稳定和确定性,如果地缘政治安全,这才有可能。”

 

拜登清洁能源计划对印尼的影响


在2020年10月11日官方网站JoeBiden.com的报道中,拜登推出了一项针对经济的清洁能源计划,到2050年美国将实现零排放。


美国务卿蓬佩奥与贸易部长阿古斯·苏帕曼托会面。


有人担心这将对印尼与美国的贸易产生影响,因为印尼刚开始关注清洁能源。然而,贸易部长阿古斯·苏帕曼托(Agus Suparmanto)强调指出,目前的商业环境有利于带来清洁能源。

 

他认为,政府已向商业参与者提供了与清洁能源和环境可持续性相关的社会化服务,尤其是在世界上引起关注的棕榈油领域。

 

阿古斯在印尼贸易博览会(TEI)2020网上开幕式说:“我认为我们也在朝着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方向迈进。所有这些的确已经社会化了。我们也正在将棕榈油社会化,这是绿色可持续的。因此,商业行为者的眼光也已经社会化了。”


印尼朝野各界,都在关注拜登上台后的政策走向。


印尼国会中各主要党派的态度


对于拜登的胜利,印尼国会第一委员会的一些成员表示祝贺,并寄希望于印尼和美国之间的未来合作。

 

第一委员会是国会的董事会机构(AKD),其职责范围包括国防、外交、通信和信息技术以及情报领域。第一委员会的合作伙伴包括国防部、外交部、国军和国家情报局(BIN)。

 

此外,印尼国民民主党(NasDem)表达了许多希望,其中之一就是在印尼《创造就业法》(UU Cipta Kerja)颁布后美国能利用印尼的投资改革。

 

NasDem政治家穆罕默德·法汉(Muhammad Farhan)说:“我们希望美国与印尼政府的经济合作与协议得以维持,而不是因为出现了与此没有直接关系的问题而被取消。在经济领域,美国可以利用印尼2020年第11/号法律所鼓励的投资改革。”

 

这位国会第一委员会委员还说:“我们希望美国能回到气候变化问题的谈判桌上,因为我们需要共同的承诺。”

 

印尼国会大印尼行动党Gerindra党团第一委员会成员兼该党副主席法德利(Fadli Zon)对拜登寄予厚望。法德利希望拜登的胜选将对印度尼西亚产生良好影响,并加强巴勒斯坦的地位。

 

他2020年11月8日在YouTube频道上传的视频中传达了这一点。他希望拜登的胜选有助于稳定中东的气氛,美国大使馆能回到特拉维夫,也希望巴勒斯坦使馆能够回到华盛顿特区,希望看到巴勒斯坦获得其应有的权利。

 

法德利还谈到了南中国海。他希望拜登关注这一领域,以使任何一方都不占主导地位。

 

他说:“我们希望取得平衡,我们不希望南海成为某些国家一统天下,特别是在北纳图纳群岛附近海域外国船能自由通行。希望这将成为拜登关注的一部分。” 



学术界对贸易的预测


印尼经济和金融发展研究所(INDEF)研究人员安德里(Andry Satrio Nugroho)评估了拜登的经济政策至少有5个方向。

 

1、贸易协议

根据安德里的观点,拜登将倾向于专注区域贸易合作协定,而抑制双边贸易合作。

 

2、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有望继续

安德里在星期天(2020年11月8日)的INDEF在线新闻发布会上说:“贸易战紧张局势是否会缓和?我不这么认为。它将继续存在,并且紧张局势实际上会加剧。”

 

安德里对此很有把握,因为当特朗普与中国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拜登严厉批评他。拜登表示这样并不会增加美国国内产量,对美国就像一张空白支票一样。

 

他补充说:“然后,他(拜登)将与美国的盟国合作,一起对中国进行贸易战。这可能会加剧紧张局势。”

 

3、购买美国计划

“购买美国计划”是拜登在竞选活动中提出的一项计划。他将提高产品的本地含量标准,该标准目前为“美国制造”产品的51%。

 

拜登还承诺,基础设施采购将使用在美国生产的美国产品。此外,将有一项经济复苏计划,通过购买美国生产的价值为4000亿美元的商品,还将有3000亿美元的技术开发资金。

 

4、清洁能源

拜登承诺优先考虑环保能源。因此,他将带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5、提高公司税

拜登会将公司税从21%提高到28%。但与此同时,他还承诺降低美国以外公司的最低税率。

 

这肯定会鼓励美国公司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印度尼西亚有望抓住这些机会。

 

关注57个穆斯林入选美国国会


据11月8日REPUBLIKA.CO.ID的报道,超过半数的穆斯林美国公职竞选人在美国大选中获胜。

 

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CAIR),Jetpac和MPower Change表示,在24个州和华盛顿特区,110名竞选各种职位的美国穆斯林中,有57名会在大选中获胜。

 

Jetpac执行董事穆罕默德·密苏里(Mohammed Missouri)在一份声明中说:“增加政治代表权是战胜美国和全世界伊斯兰恐惧症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穆斯林)现在可以将我们的观点纳入有关医疗保健、经济、刑事司法制度和任何其他会影响美国生活的问题的叙述中。” 



往期推荐

点击图片即可跳转原文阅读

求分享

求点赞

求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