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哥看印尼75





雅加达水患顽疾由来已久,到底谁之过也是众说纷纭,公道自在人心。

 

   据

印尼气象气候及地球物理局的报告,从2月20凌晨01.30开始,整个雅加达地区普降中到大雨,这是过去一周中一系列倾盆大雨中比较大一次,连日的降雨,导致多个地区发生严重洪灾,据雅加达救灾机构统计,截至21日上午9时,在30,470个社区中,有200个社区受水灾影响。
雅加达东部和南部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水位从40厘米至150厘米不等,在雅加达东部最深达到180厘米高。迫使6000多人逃离家园,至少5人死亡。国有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表示,为了安全起见,消除触电危险,已经切断了雅加达部分地区的电源,影响范围超过6万户人家。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水患,雅加达的民众也是怨声载道,非常不满,历届省政府的官员也都在竞选的时候信誓旦旦,决心解决这一城市的顽疾,但是最终都不了了之,带给民众的则是年复一年的、挥之不去的水中之患。  

一张照片生动显示了水患积重难返的现状。雅加达三兄弟在2014年遇到了洪水,在水中合影留念,7年后,2021年再次遇到淹水的情况,又一次在水中合影,民众的无奈和期盼尽在图中。


面对这无可奈何的现状,雅加达民众不得不一年又一年,不断地被迫重复接受水患带来的灾难,苦不堪言,有的人早已习惯了这种固定的天灾人祸,破罐子破摔,干脆在水里戏耍、做饭、捕鱼,甚至弹琴,可谓苦中作乐。

受拉尼娜气候的影响,2021年4月以前,印尼大部分地区仍将经历中强度至高强度降雨。据估计,全球气候现象拉尼娜会使2021年雨季期间的降雨量增加40%。

每年的1月到3月,是印尼的雨季,这段时期首都雅加达都将面临雨水过多造成的淹水问题,事实上,雅加达的水患问题是个“老大难”,每年雨季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内涝水灾,给民众带来巨大的财产损失。2020年1月,雅加达也经历了数年来最致命的洪水,那一年的倾盆大雨还引发了山体滑坡。在灾难中,首都和附近城市至少有67人丧生。2020年1月的水灾曾导致雅加达著名的居民区兰花园大规模断电。
印尼公共工程和人民住宅部特别顾问费尔道斯分析雅加达易淹水的原因主要有6个,包括上游林地大面积破坏性开发、河道因垃圾和淤泥变窄、河川堤坝地区遭非法占用、极端气候带来超大豪雨、排水系统不足和长期过度抽取地下水导致的地层下陷。这一分析可谓一针见血,戳到了要害。
近年来,由于利益的驱动,上游山区的林地遭到乱砍乱发的破坏性开发,致使地表土壤流失,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土壤结构疏松。
由于缺乏植被保护,在降水集中的雨季,尤其是暴雨期间,容易产生泥石流和洪水冲击下游,这是雅加达淹水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上游很多地区又不受雅加达的管辖,环境保护问题又牵扯到很多其他部门的协作,所以雅加达省政府不得不将主要精力放在下游区内的治理上来。
洪水虽然是由于雨季降雨量大引起的,但是雅加达市区排水系统能力不足也是一个老问题,市区的积水无法排除,溢出雨水就淹没了道路和居民区。但是地下排水问题是个积重难返的历史问题,又牵扯到城市改造,所以成本太高,不易操作,为此历届的省政府负责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其它解决方案上,例如河道的清理。  

前面提到的水患6大原因之一是河道堵塞,而堵塞的原因一方面是上游冲击下来的垃圾过多,堵塞闸口,另一方面是雅加达市区内的泄洪河道被很多居民非法占用,搭建房屋,致使河道变窄,无法疏通泄洪。


这次也不例外,雅加达省长阿尼斯在视察了市区的灾情后说,此次雅加达的洪水是来自西爪哇省德博市,由于降雨量较大,从上游来的洪水通过河道冲击下来,导致雅加达南部的芝里翁(Ciliwung)河,克鲁固特(Krukut)等多条河流溢水,在城区泛滥,使得周边数个地区遭受洪水影响。


今年的洪水再次发生后,雅加达的前任省长,号称治灾专家的钟万学向现任省长阿尼斯喊话,希望它能够继续完成当年自己治理水灾的办法,彻底解决首都水灾问题。


当年,钟万学省长采纳的永久解决水灾的办法是把河道两旁的非法建筑全部撤掉,扩大和加深河道,加高河流两岸的堤坊,使水流容量增大,以便洪水能够快速流向下游的大海。


钟万学省长计划安排所有被拆非法住屋的居民(不管是不是雅加达居民)都搬到政府修建的平民公寓居住,并给予优惠的分期付款政策。这样,既撤掉了非法建筑,疏通了河道,又帮助居民得到了安居房。据了解,这个方案当时还是广受民众的欢迎。可惜才进行了小部分,钟万学就因言获罪,离开了省长的位置。

据雅加达洪水治理委员会主席姿达(Zita Anjani)2月2日的说法,现任省长阿尼斯只热心搞政治,为自己的仕途铺路,雅加达省政府一直没有集中精力解决洪水问题,对治理雅加达的洪水没有方案。因为省长在竞选期间曾经有过政治承诺,他不愿意对河道进行改造,因为他不想因为拆迁沿岸的非法建筑而得罪居民。
实际上,河流规范化是克服雅加达洪水的主要解决方案。她解释说,其实处理洪水问题无关政治上的事情,未来省政府需要与民众公民达成某种共识,无论是谁当省长,都不能放弃。因为治理洪水是一个长期的计划,治理洪水必须科学科学,不能是政治优先。
印尼民进党主席马尔达尼·阿里·塞拉(Madani Ali Sera)2月24日说:“首先,对阿尼斯省长的批评是合理的,因为该地区负责人确实应该对此负责。
据了解,雅加达现有河道的流量仅为950立方米/秒,而年平均洪水流量可以达到2,100-2,650立方米/秒,而且情况还在继续恶化。

雅加达前任省长杰洛特(Djarot Saiful Hidayat)也指责现任雅加达省长阿尼斯。他说,阿尼斯需要帮助,因为他的工作已经三年没有成绩了。他讽刺说阿尼斯处理洪水的理念是:蓄水养鱼。

对于来自各界的批评,省长阿尼斯也给予了解释,认为自己在过去3年中一直在治理洪水,这次的抗洪救灾省政府出动了1000多台抽水机,动用了200多辆卡车清理垃圾,并设置了10多个避难所救济受灾民众。
据了解,到2020年,印尼政府已经投资7510亿印尼盾用于洪水治理,其中包括收购土地,以便用于洪水治理。雅加达省长阿尼斯也曾经信誓旦旦表示要让河水“正常化”,也制定了一些治理河道的计划,但是已经完成的计划只有十分之一。
有专家认为,要想彻底解决水灾问题,不能单靠雅加达自己的力量,雅加达省政府必须与中央政府和其他地方政府密切合作,不仅在雅加达市区,还要与周边地区一道共同开展各种防洪计划。从河流标准化程序到河道疏通,到水库的建设,都必须按照计划进行,才能确保河流能够在雨季多雨的情况下起到正常排水的作用。更有印尼媒体直截了当地指出,治理水患需要的是勇气、责任和真诚。

The Lantern Festival

扫码关注贾哥

微信号|JIAGEKANYINNI

新浪微博|CCTV贾建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