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东南亚的电商平台Lazada对外宣布,2020年7月1日起,李纯(上图)将接任Lazada集团新任首席执行官,原集团首席执行官皮尔·彭龙将被调任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的特别助理。

 

 

彭龙已经在Lazada呆了8年,而接任者李纯也已为阿里服务了6年。CEO职位的变动对一个公司来说,是一项重大举措,Lazada也对外宣布,这将推动Lazada在数字化加速的环境下,获得下一阶段的增长。

 

 

李纯

2014年加入阿里巴巴,任职阿里B2B事业群的首席执行官,在此期间,他将Lazada的多数股权收入囊下。2017年6月,李纯担任Lazada的联席总裁。2019年7月,李纯被任命为Lazada印度尼西亚公司的CEO。

 

 

彭龙

2012年加入Lazada,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担任COO,他一手创建了Lazada的物流体系,引领了Lazada物流拓张。2018年8月,彭龙升任为Lazada执行总裁。2018年12月,彭龙接任彭蕾成为Lazada的CEO。

 

Lazada的第一任CEO为德国人Max Bittner。Lazada与Max Bittner的唯一联结为Rocket Internet。Lazada由德国初创企业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孵化,Max Bittner在2012年离开麦肯锡,加入Rocket Internet。

 

在此期间,Rocket Internet还从麦肯锡挖来了皮尔·彭龙。正是这两个人,Max Bittner与皮尔·彭龙,他们为创办Lazada立下汗马功劳。Max Bittner办事果断,脾气很大,他老爸是Rocket Internet创始人Oliver Samwer的好友。

 

 

彭蕾在2018年3月从Max Bittner手中接过了CEO的职位,上任八个月后卸任,CEO转为皮尔·彭龙担任(上图)Lazada自成立以来,包括这次,CEO职位已经历经了4次变动。这四个人分别为Max Bittner、彭蕾、皮尔·彭龙、李纯。

 

Lazada的这次换帅,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们尚且不知,但也能猜得一二。因为就东南亚电商市场目前的现状,2015年成立的shopee已后来居上,从市场数据来看,整体上可以说是已经超过了lazada。

 

 

AppAnnie与iPriceGroup SimilarWeb联合报告显示,Shopee获得2019 Q3购物类APP月活量榜单、桌面及移动网络访问总量榜单及总下载量榜单三项第一。这是shopee在上一个季度连续摘得了三冠之后,再摘三冠。

 

 

2020年3月,Shopee母公司Sea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和2019全年财报,Shopee的商品总价值(GMV)全年达176亿美元,同比去年增长71%。Shopee的总订单数达12亿单,同比去年增长了100.5%。

 

shopee与lazada的竞争可以说是腾讯与阿里系的竞争,shopee由腾讯投资,Lazada被阿里注资40亿美元。尽管阿里巴巴在国际属知名企业,但其国际业务营收与知名程度难以匹配。与腾讯相比,阿里稍稍逊色一些。

 

收购Lazada是阿里国际化业务中重大的一笔投资,Lazada在东南亚到底能否重整雄风博得成功,这完全有可能对阿里是否进行新的国际业务融资有着示范性的作用,这场硬仗还得打。

 

 

Shopee的快速发展,不仅从一定程度上警示了Lazada,还给阿里巴巴国际化业务的版图,带来了极大的冲击。自从被阿里控股以来,沟通问题、文化冲突、决断片面等问题,让Lazada的发展并不顺利。

 

 

2020年3月,Lazada就爆出,外国员工对每天都需要提交健康报告而感到十分愤怒,虽然这并不是强制性的,但员工仍然会收到人力部门的监督与电话通知。

 

 

疫情期间,Lazada还要求新加坡的员工在工作室必须佩戴口罩,并建议员工不要参加宗教集会。Lazada定下的这些规矩,也让印尼、菲律宾及泰国等国家的许多员工对此不满。

 

 

在Lazada的中国高管,经常将中国内地的市场规矩与条款,应用在东南亚市场,缺少考虑东南亚本地市场的的需求与特性,Lazada因此还有过决策性失误的例子。

 

此外,阿里派到Lazada的中国高管离职也比较频繁,职位最高涉及到联席总裁。包括这些在内,所有的大大小小的问题,由少变多,由小变大,成为了Lazada发展路上的拦路虎。

 

问题不是一天就形成的,而是一个长期积累再爆发的过程。Lazada目前需要处理的事有很多,无论是市场问题还是公司内部问题。此次换帅,也依稀能看到阿里希望改变Lazada的决心。

 

 

不过,话说回来,Lazada从成立之初到现在,也已建设出成熟数字化生态架构。其庞大的物流体系与先进的支付系统,便是这个架构中不可获取的部分。

 

在物流方面,Lazada自行建立物流体系LGS,目前在东南亚6国17个城市建立起最少有30个仓库和最后一英里派送中心,最后一公里网络覆盖率达70%,而且,Lazada在东南亚六国有超过3000个包裹自提点。

 

在支付方面,Lazada充分利用其背靠阿里的优势,并于2018年,推出基于自身平台的电子钱包服务。去年双12活动,在马来西亚有将近一半的消费者在线上支付时,选择Lazada的电子钱包。

 

如今李纯被派来Lazada,并不是接手了一个烂摊子,Lazada只是在前进的方向上,稍稍偏离了航道,李纯这个明灯,曾经让Lazada印尼起死回生,那么这次到底能否带领Lazada在东南亚继续远航,这还有待市场检验。

 

有人说,Lazada在东南亚落后于shopee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shopee的母公司sea虽属腾讯投资,但其东南亚基因浓厚,shopee的创始人也一直深耕东南亚,公司的高管及员工,都愿意去了解这篇土地,愿意与用户进行深度沟通。

 

对于Lazada而言,东南亚只是阿里的一个市场而已;对于shopee而言,东南亚市场就是它的全部。Lazada有个爸爸叫阿里,它万一不行了,或许还可以选择回国,而shopee在东南亚,则是无路可退唯有重拳出击。

 

点击图片跳转加入

东南亚卖家俱乐部

 

 

扫描二维码添加情报员,诚邀你加入东南亚卖家俱乐部。

 

深交流,积人脉,学知识,尽在这个优质资源交流圈。

 

 

点阅读原文,查看工具栏导航。